《攻壳机动队》果壳评论音轨:致敬篇

      发布在:果壳人文      评论:0 条评论

对于任何一个硬科幻爱好者来说,《攻壳机动队》都是绝对不能错过的一部作品。自1989年士郎正宗开始连载这部科幻漫画开始,那些精妙、疯狂,而又充满想象力的情节就引发了无数科幻迷对赛博朋克世界的无尽遐想。神山健治导演的TV动画版在科幻的大背景下富有前瞻性的讨论了各类社会敏感话题,同时也塑造了有血有肉的人物形象。而由押井守导演的两部同名动画电影更是成为了日本动画史上里程碑式的杰作,对其后很多优秀的科幻作品有很大的启发。

1991年发行的《攻壳机动队》漫画版。图片来源:amazon.co.jp

1995年第一部《攻壳机动队》动画电影上映已过去二十多年,原作中的很多科技构想,如今也已经成为了被攻略的课题。而特效与道具制作方面的革新,也让《攻壳机动队》真人电影的诞生成为可能。正在热映的《攻壳机动队》真人版在哪些场景对前作做了神还原?本篇就是真人电影对于各个前作的致敬部分,适合系列老粉二刷之用;至于新观众嘛……如果你对其中的某些人物和场景产生了兴趣,也可以根据这个指南找到相应的TV动画和剧场版动画。

另外,片中还有数量巨大的并非直接致敬的细节,我们会在下一篇音轨详述

《攻壳机动队》漫画及不同动画中的少佐形象。图片来源:《攻壳机动队》

都评论音轨了,没有剧透怎么行?除了真人电影,以下内容还将剧透若干部《攻壳机动队》动画作品,吃瓜请慎重!

复刻和改编

从人物、场景到画面,这次的《攻壳机动队》真人版都对之前《攻壳机动队》系列动画作品做了一系列还原度极高的复刻。尽管如此,真人版电影讲述的故事与此前任何一作都完全不同,变得更加简单明快爆米花。

在这部真人电影里,导演鲁伯特·桑德斯融合了押井守导演的《攻壳机动队》(1995年作品,以下简称《攻壳1》)、《攻壳机动队2:Innocence》(2004年作品,以下简称《攻壳2》)以及神山健治导演的两季电视动画《攻壳机动队 STAND ALONE COMPLEX》和《攻壳机动队:S.A.C. 2nd GIG》中的诸多元素,打造出了一个绚丽的赛博朋克舞台。

图片来源:真人版《攻壳机动队》

对于没有接触过《攻壳机动队》任何一作的观众来说,这部作品可以说是视觉上体验攻壳世界的好途径。而对于攻壳粉丝来说,正在热映的《攻壳机动队》剧情则可以看作是在平行宇宙中上演的全新故事。

少佐的诞生

电影:开头的义体制备场景。

致敬:对《攻壳1》开头进行了很大程度上的复刻。(攻壳1可比西部世界里的类似镜头要早多了。)

对比图。图片来源:上-攻壳1,下-攻壳真人版

大开杀戒

电影:开篇的打戏——脱外套,自由落体,开热光学迷彩,破窗而入,大开杀戒。少佐的目的,是消灭劫持了人质的人类打手和机器人艺伎。

致敬:这一幕的视觉和《攻壳1》的开篇十分相似:在那里,少佐同样是高楼跃下破窗而入,但具体任务不同。

《攻壳机动队》果壳评论音轨:致敬篇

图片来源:左-攻壳真人版,右-攻壳1

图片来源:攻壳漫画版

至于电影版的任务本身——消灭劫持人质的艺伎——则类似《攻壳机动队:Stand Alone Complex》第一集里的开篇任务。

图片来源:《攻壳机动队:Stand Alone Complex》

图片来源:《攻壳机动队》真人版

机器艺伎从嘴里吐出线直插汉卡官员颈后插口的场面看起来有点惊悚。但这种有线侵入方式在《攻壳机动队》漫画和动画中都很常见。

图片来源:《攻壳机动队》漫画版

等等,电影版的少佐怎么不叫草薙素子了?这是真人版最大的改动,不过是有剧情理由的……关于这个理由,会在下一篇讨论。

机器艺伎

电影:那个临死前自己把脸崩开的机器艺伎有没有吓到你?

致敬:对于老攻壳粉来说,这惊悚一幕并不陌生:《攻壳机动队:Stand Alone Complex》的第一集里,少佐直接打爆了艺伎妹子们的头,而《攻壳2》一开始那个攻击人类之后脱逃的机器玩偶也做过和电影里一样的蜘蛛状爬行。

图片来源:《攻壳机动队》真人版

weta模型图。图片来源:kotaku.com.au

《攻壳机动队》果壳评论音轨:致敬篇SAC里艺妓中枪的场景。

窗前的少佐

电影:在执行完任务离开后,少佐躺在床上开始怀疑人生(误),随即出现了少佐坐在巨大飘窗前的落寞身姿。

致敬:这个电影场景无疑也是来自攻壳1的镜头“少佐起床”,意在窗外都市楼厦林立的现实感与少佐对自身状态的虚无感对比。

动画镜头 图片来源:《攻壳机动队1》

电影镜头 图片来源:《攻壳机动队》真人版

爱狗的巴特

电影:巴特和少佐一起去喂了巷子里的流浪狗,其中一条名叫加百列。

致敬:在押井守执导的两部动画电影中,狗的形象也频频出现。《攻壳2》里有一条存在感极强的同名巴吉度犬“加百列”,这是巴特自己养的狗。在它死后,巴特又养了它的克隆体。在《攻壳机动队:S.A.C. 2nd GIG》的18集“天使の诗 TRANS PARENT”里,巴特前去柏林执行任务,在穿上了热光学迷彩隐身的情况下还能被狗狗发现对着狂吠,一脸无奈的巴特也实在非常可爱。

图片来源:《攻壳机动队:S.A.C. 2nd GIG》

哈拉维

电影:崩了机器艺伎之后,少佐和巴特奉命来到汉卡的鉴定科。在这里,他们见到了汉卡科学家戴琳。

致敬:在《攻壳2》中,是巴特击毙玩偶后,和陀古萨一起来到当地警方的鉴定室探查相关线索,在这里见到了警方的鉴定师哈拉维。名字改了,但人物显然是同一人。这位姐姐在动画版里同样是个大烟枪,桌上摆着香烟火机,甚至有个塑料水杯里塞满了烟头(这杯子在电影里也现身了)。

哈拉维 图片来源:《攻壳2》

大烟枪和水杯细节 图片来源:《攻壳2》

电影里的戴琳。图片来源:《攻壳机动队》真人版

久世

久世 图片来源:《攻壳机动队》真人版

久世 图片来源:《攻壳机动队:S.A.C. 2nd GIG》

电影:久世是电影前半部分的名义反派,建立了人脑网络,侵入了许多人的电子脑,一手组织了对汉卡科学家的系统谋杀——但这些人全都是参与了某计划的,他的真正目的是复仇和探寻自己的身世。

这个设定融合了之前作品的两个人物的特征,导演说“他算是我们自己的创造”。

致敬:“久世”这个名字来自电视动画《攻壳机动队:S.A.C. 2nd GIG》中的关键角色“久世英雄”,在动画里,他是凭借一己之力想要改变难民命运的革命者,是凭借嘴炮(划去)个人魅力就能让300万难民追随他的甘地式人物,同时也是少佐幼时好友。

另一个来源则是《攻壳1》里的傀儡师:网络上诞生的电子生命,寻找自身进化的下一步,拥有超凡入圣的黑客手段和制造虚假记忆操纵他人的能力。

巴特的电子眼

电影:开场的巴特长着一双肉眼,直到在黑社会酒吧的地下室里遭遇了一场爆炸后,才换成了狂霸酷炫的电子眼。少佐为他抵挡了大部分冲击,无奈身高不够(误),没能拦住眼睛部分。

致敬:在原作中,巴特在九课时已经配有同样形象的电子眼了。这可能是他之前在陆上自卫军的特种部队“游骑兵”(动画片里叫游骑兵四课)工作时换上的装备。

巴特换眼图 图片来源:《攻壳机动队》真人版

游骑兵时代的巴特图片来源:《攻壳机动队 ARISE》

《攻壳2》里巴特和陀古萨在“红尘会”老窝也遭遇了爆炸,镜头如出一辙。那一次,是巴特为义体化程度很低的陀古萨挡了爆炸。

楼群飞机

电影:在一场追逐戏中出现了巨大飞机掠过楼群的场景。

致敬:当然是攻壳1里同样背景下的著名画面。

动画版的巨大飞机。图片来源:攻壳1

水塘打斗

电影:少佐在追捕罪犯的过程中在浅水水塘展开了肉搏,虽然其实是单向碾压……这段镜头里有很多慢动作成分,颇像动画常用效果,因为它确实是动画里来的。

致敬:这段打斗是对《攻壳1》里相同画面的完整复刻,只是在人物设定上有一点微小的改编:《攻壳1》中垃圾车上那个被控制的小人物和穿着热光学迷彩服的暴徒是两个角色,在真人电影中他们被结合成了一个。

水塘打斗图 图片来源:《攻壳机动队》真人版

审问

电影:凶徒被关押审问之后,警方发现他的记忆是假的,有爱女相伴的“家庭生活”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骗局,本人其实是多年单身狗。少佐拿给他看一张自己的全息照片,他却坚称这是他的女儿。

致敬:这一幕完全还原了《攻壳1》里垃圾车司机的遭遇。然而,这就带来了一个严重逻辑问题……因为本篇音轨不负责吐槽,所以请期待下集。

图片来源:攻壳1

分裂的机械手

电影:和Dr. Ouélet一起坐在车上被撞的专家的手是经过改造的机械手,必要时可以pia一声打开同时使用30根手指操作键盘(必须全键无冲了有木有)。

致敬:这种机械手在动画TV版和95版里都有相似的表现,尤其是公安九课的操作员(机器人)小姐姐们pia一下全员开手,场面可以说是非常壮观了。

图片来源:95动画版《攻壳机动队》

久世的意图

电影:在地下工坊,久世卸下了少佐的一块脸皮,开始讲之前的作案动机和自己的悲惨故事。并暗示自己在做意识上传,让自己的Ghost得以存在于浩瀚的网络之中。

致敬:在动画版里,有这个属性的是《攻壳1》里的“傀儡师”。

傀儡师 图片来源:攻壳机1

傀儡师原本只是一段程序,经过不断地拷贝和学习后,成为具有自我意识的人工智能。它认为自己是“诞生于信息海洋里的生命体”,但却缺乏身为“生命体”的一些基础功能。而素子有着实在的人脑组织,却因高度义体化而怀疑自己存在的基础。在《攻壳1》里,素子和傀儡师最终实现了融合。“人类”或“AI”这样简单粗暴的定义,从此再也不适用于他们。

潜水的少佐

电影:在面对久世之后,少佐失踪了一段时间,巴特最终驾船出海,发现少佐在潜水(并思考人生)。

致敬:这同样是攻壳1里面的经典场景,不过那一次少佐接过了巴特的酒,这次拒绝了。

图片来源:《攻壳1》

草薙素子和久世的友谊

电影:少佐找到了自己原本的家,发现自己在被义体改造之前的真名就是草薙素子,而那时她有一个同伴叫久世英雄。

致敬:虽然说这是电影最重要的改编,但也留了一点致敬:《攻壳》第二季TV动画版里的《草迷宫》一集里提到,少佐和久世确实是童年相识。他们在一起空难中严重受伤,久世还剩左手可以自由活动,而素子只能通过全身义体化活命。

思考战车

电影:在最终的打戏里,汉卡派来了巨大的战斗机器,名为“蜘蛛坦克”,由大反派亲自操纵。最终,少佐在试图破坏战车时扯断了自己的手臂。

致敬:在动画版里,长这个样子的东西名叫“思考战车”,是可以无需操纵自己行动的。这种蜘蛛样子的设定,可能来自于《攻壳机动队》漫画作者士郎正宗对蜘蛛的喜爱。攻壳1的最后同样是少佐单挑思考战车,同样扯断了手臂。

蜘蛛车 图片来源:动画版《攻壳机动队》

图片来源:攻壳1

拔盖子图 图片来源:《攻壳机动队》真人版

虽然要说战车的话,明显是公安部自己的小型战车“塔奇克马”比较萌……(此处省略一万字)

塔奇克马图 图片来源:《攻壳机动队 STAND ALONE COMPLEX》

Logicoma图 图片来源:《攻壳机动队 ARISE》

Fuchikoma图 图片来源:《攻壳机动队》

图片来源:《攻壳机动队》漫画版

大结局

电影:久世的躯体被汉卡的狙击手爆头,但考虑到之前的种种暗示,久世的Ghost几乎肯定还活着,而且很可能和少佐合体了……最终少佐选择回归了九课的队伍,继续打击着犯罪。

致敬:攻壳1的傀儡师是以同样的方式和少佐并排躺在地上,并和少佐的Ghost合体。不过在此之后,少佐离开了九课的队伍,也失去了原来的义体,成为了网络存在。

巴特从黑市上给少佐找来的新义体。图片来源:攻壳1

虽然很多粉丝都认为攻壳1的结局更加有韵味,但是电影的选择也可以理解……毕竟电影只是少佐的起源故事而已,不能这么快就离开九课了。

《攻壳1》的导演押井守怎么看这样的改编? 在一次采访中,押井守表示:“如果这部作品是动画版的翻拍,我认为它没必要完全忠实于动画版。导演应该最大限度地行使自己的权限。如果不能做到这点的话,翻拍就没有意义了。” 我认为押井守这段话非常忠于内心,他自己就是一个原作去死党,当然举双手欢迎改剧情和魔改剧情啦。

附:讲日文的荒卷大辅

你问为什么扮演荒卷大辅的北野武是唯一一个在电影里讲日文的人?

图片来源:《攻壳机动队》真人版

嘛,因为他不会说英语。(编辑:Calo, Ent)

antares,Oicebot 对本文亦有贡献。

Respon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