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肉很有营养吗?为什么史前人类要吃人?

      发布在:果壳人文      评论:0 条评论

近日,一帮(正经的)科学家,(严肃地)研究了人肉的营养价值,还把结论发表在了《科学报告》(Scientific Report)上[1]。这位科学家发现,人肉并没有“一片儿顶过去五片儿”的神效,其营养价值与其他动物相当甚至更低。这也暗示着史前人类吃人可能并不纯粹只是为了“营养”,原始人的社会关系可能并非我们想象的那样简单。

从20世纪初人类学家挖掘出大量原始人遗骸开始,科学家就一直争论着史前人吃人的考古发现,但最终,这一发现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认可。上世纪20年代,德国古人类学家魏敦瑞发掘并研究了周口店北京猿人,1936年,学者贾兰坡又找到了三颗人头盖骨,这些头骨上面的一些裂纹和孔洞,表明北京猿人就有同类相食的行为。1899年在克罗地亚的克拉皮纳山洞发现的13万年前的尼安德特人,1909年在法国的费拉西山洞发掘出的另一颗尼安德特人头骨,以及1924年在南非发现的距今数百万年的南方古猿化石,他们头上圆形尖状物打击的痕迹等发现,也都证明了一个可怕的事实——在几万年乃至上百万年的岁月里,原始人可能普遍参与了一件令人发指的事情——人吃人!

注意右上图的洞和没有脸部的右下图。图片来自:中国考古网[2]

为了科学地研究史前人吃人的现象,英国布莱顿大学的詹姆斯·科尔(James Cole)利用四名男性身体各部位的平均重量,通过化学成分分析得出各部位(脂肪和蛋白质)的热量值,构建出一个人体的营养模板。当然,这些数据都来自现代人类,因为以现有的考古发现,我们并不清楚,我们的史前先祖和亲戚们的身体,与现在人类的身体有多大的不同。拿早已灭绝的尼安德特人来说,科尔猜测,他们的肌肉质量更大,骨骼肌的营养价值可能更高。这次研究所给出数值,可能是人属中的最低值(编者注:整个人属现在只剩下“智人”这一个种了,也就是现在的人类。曾经,在人属里,有过能人、匠人、直立人、海德堡人和尼安德特人等等很多个不同的物种)。

人体不同部位的平均重量和热量值。常食部分指的是根据人种学文献与考古发现,会定期出现在“史前餐桌”上的身体部分,图片来自:Nature自然科研,绘制 Alex Fan

科尔还拿“人肉营养模板”和一些动物肉的热量值进行了比对。这些动物的遗骸也都曾在旧石器时代,发生过人吃人行为的地点被发现过。换句话说,这些动物很可能也是,当时居住在这些地方的人类的口粮。科尔发现,与体型和重量相当的动物相比,人类骨骼肌的营养价值大体一致,并没有什么突出的地方。然而,如果与猛犸象、披毛犀,以及一些鹿科动物这样体型更大的动物相比,人肉显然是营养(热量)价值很低的食物

人类平均肌肉量和平均热量值与动物肉的对比。图片来自:Nature自然科研,绘制 Alex Fan  

科尔认为,这些发现说明,原始人捕食人类这一行为可能并不是纯粹出于需要获取营养的原因。他也推荐将研究的方法和数据作为今后研究史前食人行为整体方法的一部分。

事实上,同类相食在鸡、猪和倭黑猩猩等物种中都有发现。作为从大自然进化而来的一个物种,我们可以从其他动物身上类比史前人类的很多行为。回望几百万年从早期猿人到智人的进化史,科学家也推测了一些导致人吃人现象可能的原因。

 

纯粹为了营养

在人属演化的初期,人类在食物链中的地位较低,难以捕捉动物,很有可能有吃掉遗体甚至杀掉同类食用,作为一种蛋白质来源的行为。当洪涝,干旱等灾难发生时,为了生存人们也要被迫如此。即使在已进入文明门槛的古代,若遇灾年人们也会“易子而食”!远有北宋范温败退临安,吃“两脚羊”,近有1972年的安第斯奇迹,此等历史何其痛也。

部落争夺地盘

希腊神话中克罗诺斯吃掉自己的子女,只有宙斯幸免于难,可以看做是部落内权利斗争的缩影。原始人为了争夺地盘,战争杀戮在所难免,部落间战争后吃掉对方更为常见。这种食人行为,出于社会上的原因,例如权利、誓言、报仇、震慑对手或显示自己的勇猛。祖鲁酋长马图阿纳,一生征服了无数部落,以喝过三十个酋长的胆汁而出名。

宗教迷信

2006年,澳大利亚记者保罗·拉斐尔(Paul Raffaele)在新几内亚岛拜访科罗威族的Letin部落时,该部落仍保持着吃人的习俗。不过,在他们的眼中,吃的并非是人,而是让人生病死亡的巫觐[3]。非洲南部的巴苏陀人在接受现代文明之前,也会在杀死敌人后会立即吃掉对方心脏,他们认为这样可以获得对方的勇气和力量[4],当西班牙人入侵美洲时,也记录了阿兹特克人为了让神明保佑族人,而实行大规模人祭的场景[5]。


科罗威人手拿着颅骨,他们认为一种叫做khakhua的邪恶力量会入侵人体内,驱邪的办法,是杀死并吃掉被邪恶入侵的人。图片来自:smithsonianmag.com

这种吃人行为在历史的发展中逐渐演变成一种文化,很多仪式在远古都与人祭等有关,只是在文明进化过程中淡去了其曾经的血腥痕迹。在食人者眼中,作为食物的人具有某种象征性的价值和魔力,是具有意义的东西,而远非食物本身。

我们可以推测,人类早期的食人是一种自发自然的行为,而随着文明的发展,在巫术和原始宗教时代,人们为这种行为找到了“合理”的理论依据(巫术和宗教的功能之一,就是把人的一切行为“合理化”)。直到近千年,道德伦理的进一步发展才使得人类基本杜绝了人吃人这种在史前人类看来或许很合理的行为。那些在现代人难以想象的岁月里所形成的仪式,也以更文明的形式,融入了我们的文化当中。

在英国的高夫洞穴出土的,1万4千多年前的人类骸骨,上面有石器刮肉的痕迹。图片来自:blogs.scientificamerican

(编辑:水白羊,题图来自123RF)

 

参考文献:

  1. Assessing the calorific significance of episodes of humancannibalism in the Palaeolithic, James Cole, Nature, 2017.
  2. 图片来源:http://www.kaogu.cn/cn/kaoguyuandi/kaogusuibi/2015/1224/52542.html.
  3. 《与科罗威人同眠》,Sleeping with Cannibals,保罗·拉斐尔。
  4. 《金枝》,弗雷泽,544-545页。
  5. 《征服新西班牙信史》,贝尔纳尔·迪亚斯。
  6. Vilaca, A. Relations between Funerary Cannibalism andWarfare Cannibalism: Te Question of Predation. Ethnos 65, 84–106(2000).
  7. Walens, S. & Wagner, R. Pigs, Proteins, andPeople-Eaters. American Anthropologist 73, 269 (1971).
  8. Soffer, O. Te Upper Palaeolithic of the CentralRussian Plain (Academic Press, 1985).
  9. USDA. 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Agriculture: AgriculturalResearch Service,https://ndb.nal.usda.gov/ndb/foods/show/5267?man=&lfacet=&count=&max=50&qlookup=goat&offset=&sort=default&format=Abridged&reportfmt=other&rptfrm=&ndbno=&nutrient1=&nutrient2=&nutrient3=&subset=&totCount=&measureby=&Qv=100&Q9719=1&Q9720=1&Qv=1&Q9719=1&Q9720=1(2016).
  10. Wing, E. S. & Brown, A. B. Paleonutrition: Method andtheory in prehistoric foodways (Academic Press, 1979).
Responses